薛邶宸。

这标我直接占了

辣鸡抄袭侵权游戏,辱骂老任请您升天,再见。

「白起」存梗看缘

养成计划-狼狗性男友白起

设定是从白起十岁起,制作人姐姐设定,小狼狗到忠犬狼的步步养成计划。内涵多属性,可能后期有微量黑化,正面>负面。
计划中篇小说,有中意这种设定的制作人?有的话我就去画封面图了x

# 有关恋与制作人的乙女腐。 # 综合转发 #

很多人是不是没意识到,玩乙女游戏你就尊重乙女设定,乙女游戏刷腐本来就是不对的,什么安静不打扰不ky也就是个台阶,国内很多游戏都模糊只打个女性向,有明确乙女向标签官方也回应了不可能出bl线,就麻烦个别尊重一下。

日游这方面意识还是很清晰大家都很自觉,有人可能要说么女100,或者刀剑。抱歉,梦100是乙女没错,但腐同人把官方都搞炸了,官方不待见腐,还没看出来?还有刀剑是女性向,而不是乙女游戏。

如果这样一直忍让怕是乙女向以后都要变成女性向了。
举个例子乙女腐,那把您喜欢的bl角色写个女主,让他们相亲相爱的男主角们,突然有人发现自己是直的,你看怎么样?你让追我的两个纸片人绿我,我怕是把你头都打飞。

乙女游戏就别搞BL了吧,将心比心你萌的耽美游戏搞个BG出来你开心不?所以就这样吧。

给白起的老婆们,你们的老公在我手上。(虽然不太喜欢与历史人物重名,但是白苏苏啊x)

「苍策」-行路客〈1〉

-
“他还记得他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醉醺迷糊里,红袍将军抱着酒坛,酝酿着瞌睡昏昏沉沉,隐约听着似乎有谁谈起他,不由得蹙眉不悦。他是不喜欢被人念叨着,便张口胡乱的喃喃半晌,支支吾吾含糊不清。这般入他人耳中哪里知晓他意思,只认为是酒后醉语,疯疯傻傻。

         没人搭理他,他有点想闹了,尽管酒劲卸了一身力气,却还是踹得旁侧的酒坛倾倒,塞外难得好酒佳酿,就这么被遗憾的潵了满地。酒顺着弄得一室酒香。

“他记不得,不早了。”那人语气里混着无奈,许是可惜这美酒佳酿,至少他是这般认为。

         月辉柔柔潵于天地间,似笔下墨彩晕染,揉碎几分柔和,添得他视线明亮几分。半晌有胄甲牵动,布衣窸窸窣窣的声音,紧接着他隐约里瞅着有团黑色身影朝他逼近。他想,不知道哪来不解风情的遮了月光,惹人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下意识朝后缩了缩,胳膊肘懒懒的支撑着身体,也撞得酒坛呼噜打转,任由他怎么躲闪,还是被那人裹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熟悉的气息,使他慢慢放松警惕,心安理得的霸占这冰冷铁壳子的怀中,抱着酒坛不肯撒手。那讨人厌的冷冰冰的手甲戳戳他的脸,又强行分开他和酒坛,他听着那人声音低沉含着笑意。

“是我,燕邶。该回去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困了,听不清那铁壳子叨些什么,只想着些他不该想的。脑子一片晕沉似黏浆糊般,觉着困意上脑,打个哈欠就由着燕邶抱着,没骨般缩成团,眼一闭,脸一埋,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没谁知道这个天策将军叫什么,初见时他血染银胄衣裳破损,掌心死攥着长枪不肯撒手,身负重伤被燕邶抱在怀中,细看却是昏死睡去。后来只见着腰牌刻字有“叡”,燕邶便呼他阿叡。

         阿叡是燕邶从战场捡回来的,他还记得那时的红袍将军手擒银枪,孤身一人站在尸堆上,唇启狂言妄语吐字犀利,他懒散的啐口血,踏步沉稳出枪迅猛,承游龙之势斩杀敌冦,只是身上挂彩,有些疲惫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 燕邶的目光不由自主被这耀眼血红吸引,他擒盾上前替他挡住飞来箭刃,刀盾舞若疾风,劈斩腕力骇人,硬是斩断敌冦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看,将军是这般想,便朝他眯眸笑笑,转身一龙牙出枪,迎上袭来巨斧,破敌藤甲穿胸破肚。燕邶打仗时,便是不要命的厮杀,杀红眼还挨过训,可感情这将军比他还不要命,又是硬干挡住巨锤猛击。

    “疯狗…”将军本想再做突杀,耳畔却传来苍云的冷喝,夹杂着怨怒被人刮了一眼刀。风声猎猎割耳畔,玄盾突然挡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苍云急转寒刃,蹙眉瞥过他肩胛的刀伤,舔唇笑意森然,他略微俯身后盘施力,猛然抡盾跃起,当头砸在身前体型肥硕的敌冦头顶。陌刀寒芒乍现,苍云迅速挥刃披斩,穿透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 将军看着他白翎染血落地步稳,打心眼还是两字,好看。便勾唇笑笑,刚想上前拍肩,夸夸这苍云的兄弟,一个不稳眼前迷糊,晕死过去。

————
文风可能有点怪,下章会改。
面瘫直男苍 x 风流策

新苍策文人设设定,苍云其实很凶,反复强调很凶。中长篇,脑洞“你好烦”中人物。小爱心就当作是打码,等我慢慢码字…

这次天策校服,军爷军娘是不是穿着苍爹盾娘的漂白衣服?官方给白翎,友军组好吃。

#苍策-年下小狼狗
#存梗

军爷在支援雁门关的乱战中捡到了一个小盾太,个不大却凶得慌,无奈之下军爷便自己照料这熊娃娃。

小狼崽子性格凶,干架也凶,上了战场就不要命,就像撒欢野狗冲出去,又撒泼的砍人。每每都挂一身伤回来,军爷心疼心气揪着人擦药,摁着打屁股。小苍云性子顽劣,总是表面听话心里却不当回事。

过好些时日,长个儿也长能耐了,但依旧是战场疯狼胡乱咬人,依旧是赖在军爷帐中擦药不走。不同往常时,帐中来了个花谷姑娘,和军爷说说笑笑,她临走前儒将般的军爷破天荒吻了那姑娘唇角。

苍云默然做榻上看着花谷姑娘羞涩跑出,他的将军用他从未见过的眼神目送她离去,半晌缓缓开口。
“你用嘴巴碰她,这动作是什么意思?”

军爷愣住了,他怎么好意思和半大小子说些情情爱爱,思量着笑意温和道。
“表达感激感谢,也表示友好。”
懵懂而话唠的苍云沉默片刻,抬头笑得灿烂依旧叫军爷凑近些,军爷也不知晓他想做什么,便依言凑近,意料之外的被苍云亲了。

军爷很是怨自己带坏了苍云,哪怕都长成苍爹回了雁门关,那小子还是见面就吻他,他觉得有必要和苍爹说清楚“亲”是什么意思。

可他还没去告诉苍云时,已经乏力倒在战场上,临死前迷迷糊糊竟是想着,那臭小子以后别胡乱亲他人,他好像看到那苍云的身影,苍爹抱起他颤着嗓音一遍又一遍吻过他唇角。

军爷已再无力气去睁眼好好看看那狼崽子,他知道狼崽子大了,他吐气虚弱说着“亲”的意思,让苍爹以后别犯傻乱亲,苍云听见了,他已经很久没听军爷说教,但还是一如既往不听话,一遍遍吻过他唇角,舔舐去军爷唇角腥血。

军爷哭笑不得,任由了苍爹的任性,阖目再也没醒来,意识模糊时,他好像听到苍云嗓音哭泣,一遍又一遍的叨着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什么意思,可是你不知道…”